首页 > 图片新闻 > 正文

七旬老人办特殊教育学校18年

稿件来源:长春晚报

自闭症儿童接受一对一的教育。刘连宇 摄

  在南岭街道百屹社区的文昌苑小区,有一所43个孩子就读的自闭症儿童学校。这所学校很特殊,因为它分布在两栋住宅楼的5套住宅里,学校负责人是70岁的王荔君。第五间教室刚租下来不到一个月,年租金是2.4万元,王荔君每天都在这5间教室来回忙碌,查看孩子们的表现。

  11日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王荔君感慨万分地说:“我办了18年的特殊教育学校,3年前遇到困难,是学校里就读的21位自闭症患儿家长众筹买房子,才让学校持续到了今天,我会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  合伙人退出 自闭症儿童学校面临停办

  王荔君曾经是一所学校的教学主任,一直从事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。1999年,她离开工作岗位,第二年她与两名合伙人开办了一家学习班,当时有两名自闭症儿童报名参加。“我针对孩子的特点采取一对一的教育方式,在我们的教育下,自闭症儿童有了很大的改观。因此,越来越多的自闭症儿童到这里学习,家长们也希望我扩大规模。”王荔君说。

  2003年,王荔君与合伙人筹集30万元,想办一所自闭症儿童学校,不承想只招了5名学生就赶上“非典”疫情,一位合伙人退出,学校面临停办。王荔君与一所公办幼儿园取得联系,学校才得以稳定下来。

  王荔君与这所公办幼儿园合作了12年。“2015年,幼儿园的上级单位要求我们开设的自闭症儿童学校与幼儿园剥离。剩下的合伙人也撤出了,我跑遍长春却找不到场地。另外,我们一直采取一对一的教育方式,一个自闭症儿童一个月只收取3000元,而支付给老师的费用是2000多元,学校几乎没有盈余。我当时感到力不从心,真的不想干了。”王荔君说。

  21位家长众筹90万元买房当校舍

  2015年夏天,听说自闭症儿童学校没了场地,王荔君有了退出的想法后,家长们都来找她。“当时学校只剩下21个孩子,这些孩子的家长找到我说,‘我的孩子从小就在你这里学习,你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呀。你要是没有钱的话,我们大家给你出’。”虽然时隔3年,但是王荔君依然记着每一位家长出钱的数目,“最多的一位出了10万元,最少的一位出了2万元,一共凑了90万元。家长这么支持我,如果不干了真的对不起孩子。”

  王荔君的家在文昌苑小区,当时小区里正好有一处180多平方米、价值137万元的房子要出售,为了凑钱,王荔君把自己家的一套房子卖了,用这些钱把这套房子买了下来,自闭症儿童的新学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重新开张。

  学校答应将家长们的集资款充抵学费,有的孩子在这里学习,可能两三年都不用交学费,而由此带来的问题是无法支付学校30多名教职员工的工资。王荔君这几年一直到处借钱。“到现在为止,我还有50多万元的外债没还上。不过每天看到自闭症儿童在一点点变好,我打心眼儿里高兴。”王荔君说。

  爱心汇聚让43个孩子的乐园更美好

  两年来,王荔君的学校从最初的180多平方米扩建到400多平方米,教职员工从21人发展到43人。这所学校开在小区里,居民对此非常理解,当学校遇到困难的时候,社区和爱心人士还经常来学校给予帮助。

  在老师的陪同下,记者进入学校内部。在一面墙上,记者看到很多自闭症儿童的美术作品。见到记者,很多孩子都能主动问好。“这所学校的学生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,最大的已经27岁了。经过我们的教育,他们大多数都有了改变。”该老师介绍说。

  70岁的年纪,应该儿孙绕膝,享受天伦之乐,而王荔君却背负着几十万元外债,她的家人没有意见吗?“那么多家长支持我,我没有理由不接着干下去。此外,我的老伴儿和儿子都觉得我做这件事有意义。儿子还和我一起做特殊教育工作。”面对这个问题,王荔君回答得很坦然。

  18年间,王荔君和同事们总计对2000多名自闭症儿童开展了教育。王荔君说,现在自闭症的发病率很高,家长如果发现自己的孩子有问题,要及早介入,勇敢面对。一个正常的孩子要有学习能力、思维能力、理解能力,生活自理能力、能够懂得社会规则,能够被社会所接纳等,任何一种能力出现问题都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影响。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办一家研究所,联合高校对自闭症儿童开展研究,找到自闭症儿童的发病原因和治疗方法,让孩子们远离自闭症。(记者 刘连宇)

责任编辑:颜廷麟
主办:长春市人民政府民生工作办公室   承办:长春市信息中心
Copyright © 2011 www.ccms.gov.cn   All Rights Reserved   政府网站标识码:2201000049    吉ICP备05002096号-2    联系电话:88778271    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1 www.ccms.gov.cn   All Rights Reserved